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肌无力危害 > 正文

焦虑,是因为你内心荒草丛生!

  • 时间:2018-01-16
  •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重症肌无力危象的治疗措施包括?1.维持和改善呼吸功能,可用人工辅助呼吸,持续低流量吸氧,痰多而咳出困难早作气管切开。2.正确迅速使用有效抗危象药物:(1)肌无力危象:甲基硫酸新斯的明1-2mg肌注或0.5-1.0mg静...

摘要:焦虑这个东西很难形容,专业上有许多的定义,我们可以简单了解一下它的基本状态,它是一种特别主观的感受,它基本是指向一种对未来的事情的担心,对于一种不确定的东西的紧张和恐惧。

  小巷

  又弯又长

  没有门

  没有窗

  我拿把旧钥匙

  敲着厚厚的墙

  ------顾城

  焦虑这个东西很难形容,专业上有许多的定义,我们可以简单了解一下它的基本状态,它是一种特别主观的感受,它基本是指向一种对未来的事情的担心,对于一种不确定的东西的紧张和恐惧。

  比较轻的情况下对人还是有益的,比如常见的考试焦虑,因为即将到来的一种考验,内心不确定是否能过关,因此就会产生一些紧张不安的情绪体验,为了缓解这样的紧张情绪,就会更加努力的做考前准备,这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好处的。

  但严重的时候则不然,它会让人抓狂,紧张的感受超出了自己承受的范围,持续的时间也比较长,而且还会出现身体上的反应,手心出汗、头皮发紧、四肢僵硬、心跳加速等。更加严重的时候就会出现抽搐、惊恐发作、昏迷和濒死体验。

  而今天我想谈的是一种泛化的焦虑状态,基本就是处于一种着急的、不安的状态,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应对将来的某些事,甚至不知道为什么焦虑,心浮气躁,做什么集中不起精力,无法专注的投入一件事情之中,然后脾气变得易激惹、为一点小事就暴怒,事后有非常后悔的感受,对未来充满了迷茫,做事情比较盲目,而且不能够坚持自己。

  你是否有上述的一些表现,不知道去做些什么才更加有效率,才可以让自己的心情安静,才不那么的着急上火,但是又找不到一种途径,让自己焦虑不安的心有处可依。

  当一个人心中装了太多的事情,就会迷失自己,产生焦虑。

  原来的工作做得也不错呀,为什么就是没有好好表现,然后草率地辞职了呢。

  原来的那个生意虽然谈不上发大财,但基本上还是能够维持中等水平的,若是没有放弃的话,基本上现在做的也不错了。

  曾经我们是那么好的朋友,他居然为了一句话就和我了断了来往,友情真的是不可靠啊。

  其实前女友对我真的不错的,只是我的要求太高了,没有好好地珍惜,导致现在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。

  我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,时间真的是不够用的,但是又一再的拖延,或许再准备几天就可以着手做了。

  我要学习把证书拿到、有个项目也不错我可以考虑一下、最近孩子总是调皮我需要和他好好谈谈、领导布置的任务也蛮重要的、我们的户外俱乐部举行活动我要不要参加、最近需要陪家人出去旅游、家里的家具需要换一下………

  这些事情就像麦田里面的杂草,多的数不过来,觉得每一件事情都很重要,但又不是自己想要的,都想要去挽回或者计划好,但内心就那么大点地方,能装下那么的杂草吗?

  需要你做的事情太多了,而且时间明显不够用,甚至不知道先做什么或者让自己不去想什么,着急上火就在所难免了。

  其实你心里装了那么多事,没有一件事是你真正想要去做好的。

  你之所以把所有的事情都装在心里,是因为你内心很空。

  就像杜琪峰导演的《枪火》里面的阿肥,每次遇到重大任务或者面临一场较量时候,总是大把大把的吃东西,直到把胃填满,甚至吃到吐。

  当你没有一条路是自己喜欢走的,仿佛没有一种信得过的信念,你就会喜欢用大量的事情把自己的心填满。

  胃被撑饱的情况下,人一般都是头脑晕晕的,想去睡觉或者休息一会,心被填满就会有一种暂时的满足感,就不会去想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。

  因此即使是你吃的撑了依然没有感觉那种食物的享受过程。

  被荒草长满了的心也不会坚定,因为这些杂草不但不是你想要的,而且遮挡住了你要想要什么的欲望。

  心有所求而不可得,必然发火愤怒、焦虑不安。

  你的焦虑还源于你幻想的太多,行动太少。

  幻想是人的一种自我满足的最好工具,酗酒、吸毒都是让大脑进入一种幻觉,这是你一个人的世界,外部世界所有的制度都无法约束到你,你可以自由自在的遨游在自己的世界里,我见过许多的求助者,他们满足自己的方式就是幻想,现实中的挫折和失败她们无力解决,面对伴侣的出轨、面对孩子的辍学、面对失业,自己没有能力来处理和解决,然后就在幻想中歪曲事实,假装事情没有发生或者已经被解决或者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影响。

  或者幻想将来有一天你会赚到几百万、几千万,或者想糟糕的事情总会过去、或者计划了很多,非常的全面等等。

  这种幻想是躲避自己的一种方式,它会让你远离行动,减少付出,但依然可以有心理上的安抚作用。

  这就像是一个婴儿,当他饿了妈妈会经常不在身边,然后他就开始把自己的大拇指放到嘴里,那时在他的幻想层面已经在津津有味的吸吮着甘甜的乳汁了,婴儿用幻想满足了自己,而且在内心是真的认为已经满足了。

  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划过的每一根火柴。

  这个时候不仅仅是一种逃避,也是一种自我保护,因为若是没有了这样的幻想,自己就会真的消失掉,就会死亡。

  而这样的幻想在现实中就像每一个计划,有句话是这样说的“不要在每一个春天许下太多承诺,然后在剩下的季节里承担背叛的罪过”

  计划的周密性就类似于幻想的表达,当一种想法被经常表达的时候,人的内心就有一种已经在做的感受,就好像一种暗示作用,这会真的减少实际的行动力,外在的表现就是拖延、懒惰。

  当你很想去做,内心又让你把行动变慢的时候,冲突就有了,就一种责怪自己的焦虑感受,又着急又推延。

  焦虑还有种表现就是太容易受别人的影响,就是攀比。

  你的同桌进步比你快、你的同事常受到领导表扬、拿钱比你多、你周围的人有车有房又有才华、你考虑了一个月才去做的事情,人家一天就搞定了、你还在为生计而奔波,人家早已开着豪车搬进了别墅,你的老公每天上班累个半死还总和你吵架,人家的老公赚钱有能有时间陪,还能带她出国度假……..

  攀比是一把自残的刀,它混淆了自己与他人的边界。

  边界意味着清晰和独立,当你总把自己的事情深入到另一个人的领域时候,就是突破了界限,突破了别人的界限,又丢掉了自己的一部分界限,相当于让自己内心硬硬的塞进了别人的一部分,而且并不是你喜欢的,你只是拿来了,无论它是否匹配。

  这样你就无法消化,因为你并不知道别人消化的过程,你是用自己的内心去消化别人的内心,那是肯定吃不消的,就在这样的比较下,消耗了你的能量,消耗能让一个人无力,就好像你给自己规定必须完成十公里慢跑,你在别人那里替跑了5公里,就属于完全的消耗,你就没有力量再跑完属于你自己的路,只有干着急、紧张、焦虑。

  这些陈年旧事、这些繁杂琐事、这些空洞、这些幻想、这些拖延、这些攀比都是你自己无法觉察的自卑、自我价值感的低下,都是你心灵花园里面的荒草,让你瞻前顾后、应接不暇,焦虑不安。

  是时候修剪一下你的荒草,清空一下你的心灵,让它有你的一方净土,此生执着于做一件事、爱一个人,你必然不会焦虑,因为那里面有你足够生存的空间和价值。

  神经症不是最严重的心理问题,但却是很痛苦的。反倒是最严重的心理问题——精神分裂症患者由于丧失了自知力并不觉得痛苦。神经症患者虽然长期生活在痛苦中,却一般不会自杀,这和抑郁症不同。

  神经症者对自己有很高的期待,无法接受现实的自己,因此内心充满了矛盾和冲突,总是在和自己战斗。神经症者缺乏安全感和归属感,对爱的渴望无限“贪婪”,过分索取的结果是耗尽自己的支持系统,于是安全感和归属感更加缺失。神经症者过分关注自己的情绪,因此深受自己的负面情绪的影响,从而严重影响自己的社会功能,有时即使是很简单的事情也缺乏行动力。神经症者在人际交往中敏感脆弱,渴望关注又害怕关注,显得别扭,容易受挫而变得回避交往,表面显得冷漠孤僻,事实上非常渴望别人对其热情和亲密。神经症者活在自己的内心里,对外面的世界漠不关心,却又时时关注别人的反应,以为每个人都在关注自己。

  无法接受自己的完美主义者

  神经症者都是完美主义者。他无法接受现实中那个有缺点的自己,无法与自己和平相处,他把自己当成敌人和对手,总是处于战斗状态。他的思维方式是非此即彼的,全或无,他想找到一种方法,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,却永远也找不到。他不允许自己犯错误,不能容忍一种有缺陷有遗憾的生活和人生。他的自我是分裂的,既自负又自卑。“他希望自己无能为力……但与此同时又……坚持认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。他倾向于感到自己无足轻重,一文不值,但如果别人不把他当天才看待,他又会勃然大怒。”(卡伦·霍妮《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》)

  神经症者内心有许多“不合理信念”。“我应该是一个重要人物”或者“我一定要成为一个重要人物”只是其中之一。他的理想和目标极其远大,但现实的脚步却远远跟不上。他本来是有许多潜力和天赋的,但由于他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与内心的交战上,这就严重限制和磨损了他的才能的发挥,也就限制了他的成就。尽管如此,由于他的偏执,他还是会在某些方面变得比许多其他人优秀。这也许构成了他自恋的资本和维持他的高自我要求的基础,但他对自己的期待实在太高,因此他永远无法找到自信。缺乏行动和成就的支撑,理想主义者就立即变成空想主义者。

  因此,我们对神经症者的第一个建议就是:学会接受自己,无条件地接纳自我。不再把自我的价值建立在“表现”和“成就”的基础上。他总觉得:我表现不好,所以我没有价值;我不够优秀,所以我没有价值。必须纠正这些信念。“我在故我好”,只要你活着,你就是有价值的,你的价值跟你的表现无关,跟你的成就无关。为什么要因为“有缺点、没成就、表现不好、不够优秀”就拒绝接受自己呢?如果你爱一个人,你会因为这些原因而拒绝接受TA吗?你不会,对吗?那样很“势利”,很“现实”,不是吗?那不是“真爱”,更不是“理想主义”,不是吗?那么,好好爱自己吧!从今天开始,无条件地接受自己,喜欢自己,爱自己,爱那个“有缺点,没成就,表现不好,不够优秀”的自己,这才是真正的“理想主义”。

  在接受自己的基础上来改善自己、超越自己。接受自己,不等于安于现状,从此不必再努力。接受自己,是承认和接受事实,客观地评价和认识自己,不回避不幻想,不用一个完美的幻象来代替现实中的自己;接受自己,是从根本上重新定义自己的价值,不再把自我价值和自信建立在那些易变、脆弱的外界事物上。接受自己,你会活得坦然和自信,不再为自己的表现而焦虑,因为你的表现与你的价值无关。在这种心平气和的状态下,你的潜力可以得到更充分的发挥,你的时间和精力可以更多地花在自己的目标上,而不是与内心的战斗上,于是你更容易取得进步和成就。

  我们对神经症者的第二个建议是:合理地期待自己,找到“理想自我”和“现实自我”之间的平衡点。他对自己的期待和要求是非常高的,这与他的客观现实形成严重的分裂状态,因此他长期生活在焦虑中,即使他取得了一些成就和进步,他也很难获得成功的喜悦,因此他的生活就鲜有快乐。自我实现是人类的正常需要,因此想取得成就甚至想成为“不平凡”的人,都是正常的想法,但如果偏执而极端地认为“我应该成为重要人物”、“我一定要成为重要人物”就错了。世界按照自己的规律在运转,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社会的规则是在竞争中自然形成的,无论从历史事实或是从数学中的“正态分布”规律来看,能够成为“重要人物”的人都是少之又少,而且成为“重要人物”是时代、才华、机遇等因素机缘巧合的结果,并非单靠个人努力可以实现,更不是你有这样的(哪怕是强烈的、偏执的甚至疯狂的)动机和期待就会变成现实。从这个意义上,那些脱离自己的能力和潜力而设定的所谓“远大理想”纯粹是浪费时间,而且让自己更加痛苦,反倒是设定一些合理的能够实现的目标更容易成功,也更能够增加自己的幸福感。

  我们必须深刻认识这一点:世界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你所有的愿望、梦想、理想、蓝图、战略都只是你脑袋里主观的“想法”,和“承诺”一样是完全的空头支票,并不是客观现实,而且越是“远大”的理想,就越没有意义。并不会因为你有比别人更远大的理想,你就真的取得比别人更大的成就(如果是这样那就真是“心想事成”了,那么大家都不要工作都来做梦好了),反倒是那些很少做梦脚踏实地的人,那些懂得“期望减半,努力加倍”的人能够走得更远。只要想一想就明白,我们真正能够把握的只有“今天”。

  那么,什么样的理想和期待才是合适的呢?对此我们强烈建议:做最好的自己。把名人、伟人当榜样而不是“偶像”,学习他们的优秀品质但不要把他们的成就当成自己人生的标杆。事实上,无论我们把谁当标杆,终其一生我们能够努力成为的依然只是“最好的自己”。马斯洛对人类最高层次的需要“自我实现”是这样定义的:人倾向于充分地发挥他的潜能,不断地成为他能够成为的那个人。注意这里的用词:“能够成为的那个人”而不是“应该成为的那个人”,这意味着一个人的最高成就就是完全充分地发挥他的潜力,努力成为他能够成为的那个“最好的自己”,除此之外,再“远大”的理想都是空想。放弃“偶像”的成就标杆,把“做最好的自己”当做人生的信念和努力方向,你就能够设定出适合自己的理想和目标,能够不断超越自己。这样,理想才真正成为引领你的人生的灯塔,而不是成为压迫你的人生的一座大山。

  我们对神经症者的第三个建议是:允许自己犯错误,不再做“完人”。李开复在《世界因你不同》里提到:谷歌是一个允许犯错误的公司。有一次,公司的一个副总裁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导致公司损失几百万美元,公司的最高领导竟然对她说:“我很高兴你犯了这个错误,因为我希望这个公司是个跑太快、做太多的公司,而不是一个做太少、太小心的公司。跑太快、做太多不免会犯错。如果不犯错,反而意味着我们没有冒足够的风险!”

  任正非说过:“在人生的路上,我希望大家不要努力去做完人。一个人把自己一生的主要精力用于去改造缺点,等你改造完了对人类有什么贡献呢?”“没犯错就可以当干部吗?有些人没犯过一次错误,因为他一件事情都没做。”

  人际敏感的社交焦虑者

  神经症者是人际敏感的社交焦虑者。他的思维十分纤细,神经过敏,加上性格偏执,容易“受伤”,把别人无意或善意的言行理解为恶意。他渴望别人对他亲密和热情,害怕别人对他冷淡和冷落。他害怕别人“不理他”。他不喜欢主动和人打招呼,害怕别人不理他;他离开一个场合时不喜欢和人告别,害怕别人“没听见”。如果他发短信给别人而没得到回复,他会心情很难受,如果是找人帮忙的短信,那么他会更加受伤,并从此远离那个人。对别人的任何行为,他心里都会无法控制地反复回忆和揣摩,而且他是“内归因”的,当别人没有回复他时,他会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,别人才“不理他”,才对他“不好”。如果他在路上跟人打招呼而别人没有理他,他会认为那个人一定是不高兴,对他有意见,进而思考“他为什么不高兴”,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他了。总之,他的神经是脆弱的,很容易受伤而导致情绪不良,这给他(以及周围的人)造成了沉重的负担,这导致他越来越讨厌和回避社交,也让其他人要小心翼翼与之相处,以免一不小心“伤害”到他。

  神经症者是自我中心的。他被自己的感受轰炸得应付不过来,哪还有精力去体会别人的感受。“一律以自己的感受为出发点和归宿点,最终陷入作茧自缚。”他的生活是“情绪中心”的。他很看重自己的情绪,过分关注自己的感受,对现实的目标和问题反而有意无意地忽视。由于这种关注,更放大了情绪的影响,因此在很大程度上,他的行为是被情绪控制的,所以虽然他处处为自己考虑,“但是所作所为又都与自己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驰。”神经过敏加上情绪中心,让他的情绪经常处于不良状态,加上他对自己的苛刻要求(“我怎么可以情绪不好呢?太不像话了!”),于是社交焦虑甚至恐惧就不可避免了。

  神经症者在成长过程中缺乏关爱,没有建立好牢固的链接关系,所以他非常渴望爱,这种对爱的渴望是强烈的、贪婪的。这导致他不自觉地依赖那些对他好的人,而这种依赖通常给他人带来某些负担。他渴望被接纳,害怕被遗弃,为了获得接纳甚至不惜代价去讨好别人,这种依赖要么让人厌烦,要么被人利用。总之,他很难如愿以偿地获得他想要的那种全然的无限的爱。神经症者“的人格一直停留在儿童阶段,他们是没有长大的孩子,害怕遗弃,害怕分离……”他感觉父母亏欠了他,长大后他就通过“得病”来“讨债”,向父母讨债,向别人讨债,向世界讨债。

  神经症者智力很好,喜欢阅读,喜欢自我分析,他似乎懂得很多道理,但总是走不出自己的怪圈。他无法真正改变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的问题能够带给他一些“好处”和“特权”:获得别人的关注、同情和关爱,放弃某些属于自己的责任等等。他的内心是有很多想法和欲望的,但他总要掩藏起来,让人觉得他是纯洁的,拼命压抑的结果就是导致内心更多的冲突和恐惧,而外在的行为给人感觉别扭。

  在社交场合,神经症者既害怕关注又渴望关注。由于焦虑,他害怕别人关注他,但内心对爱是如此渴望,他又非常渴望关注,因此在不同程度上他是一个表演者。“自我虐待和自我摧残常常是他们的保留节目,他们借此来展示自己的伤口,借此来赢得人们的同情和怜悯”,“表演是他们获得关爱的唯一方式和手段,他们活得很累,可他们又不愿意改变,因为没有了表演他们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总之,神经症者在社交中是不可爱和不受欢迎的。社交对他来说是痛苦的事情。“不认识到神经症中包含着这种令人瘫痪无力的绝望感,就不可能理解任何严重的神经症。……在所有那些古怪的虚荣、自负、要求和敌意后面,有一个正在受苦的人。他感到自己已被永远排除在一切使生活值得一过的欢乐和享受之外,他意识到即使他得到了他希望得到的一切,也不可能真正享受它。……一个象这样完全被关闭在幸福的大门之外,不可能获得任何欢乐的人,他要是不对那不属于他的世界充满仇恨,那他倒真的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天使了。”(《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》)

  我们给神经症者的第四个建议是:学会独立,放弃依赖。要做到这点,我们需要审视和纠正自己头脑中的不合理信念:别人应该爱我,应该支持我、关心我、喜欢我,应该对我好。如果你这样想,你自然会处处遭到挫折,感到伤害,因为不可能每个人都对你好,都支持和喜欢你。正确的信念是:我希望别人对我好,但我不知道不可能每个人都对我好,因此,如果有人不喜欢我或忽视我,我也不会觉得“受伤”,因为别人没有义务对我好,没有别人的喜欢,我也一样能够活得很好,这没什么。学会独立和坚强,学会依靠自己。记住,别人没有义务来爱你。

  我们给神经症者的第五个建议是:以目标为中心,不要关注自己的情绪。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目标上,集中在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上,你就没有心思去想自己的问题,负面情绪就不容易产生,即使产生了也不容易扩散、放大,也就不容易影响和控制你的行为。不要太关注自己的感受,感受什么都不是,只是一种情绪。“凡正事不足者,必症事有余,凡正事足者,症事溜之大吉。”

  森田疗法告诉我们:顺其自然,为所当为。“对于出现的情绪和症状不在乎,要着眼于自己的目的去做应该做的事情。‘对待不安应既来之则安之’,‘情绪要顺其自然’,仍然去做应该做的事情。而不是如果出现了不安就听凭这种不安去支配行动。自己的情绪好也罢,坏也罢,惟有行动要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。”

  神经症者始终缺乏安全感,因此他总在试图“控制”,通过控制来获得安全感。他一生都在追求金钱、权力和成就。“神经症病人往往倾向于服从他人的意志,但与此同时他又坚持认为世界应该适应自己。他倾向于感到自己受奴役,但与此同时又坚持认为他支配他人的权力应该是无庸质疑的。”(《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》)在这里,我们再一次看到了他内心的不合理信念:坚持认为世界应该适应自己。而这是不可能实现的,因此,他就总是活在焦虑中。

  即使是自己,也并非完全能够控制。许又新教授在《“相对不随意”在心理治疗中的应用》中说:“在感到疲劳而坐在沙发里闭目养神时,常常免不了出现各种互不相关的杂乱思想……健康人听其自然,也就相安无事,有焦虑气质的人力图控制它,反而强烈地感到控制不住而烦躁。……可以说,控制不住是控制过分造成的结果。”

  我们对神经症者的最后一个建议是:培养自己的兴趣,过充实的生活。如果你希望先彻底解决自己的“问题”然后再开始好好生活,那么你可能永远无法开始你想要的生活。学会忘记自己的“问题”,不再把“治好自己”当成生活中的首要事情,而是积极地投入到自己的目标和兴趣中去,通过小事积累自信,通过兴趣增加快乐。“像健康人一样地生活就能健康起来。神经质者总是希望先消除症状(改善情绪),然后再恢复到健康的生活,这样做永远不能有健康人的生活。若对情绪不予理会,首先像健康人一样去行动,这样,情绪自然而然就变成了健康的情绪。”